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以案析理
北京四中院2017年度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六)
  发布时间:2018-09-19 15:06:07 打印 字号: | |

申报工作负责人不具有起诉撤销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原告主体资格——袁某诉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案

裁判要旨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某一行政行为是否具有提起诉讼的原告资格,取决于其与该行政行为是否具有利害关系,而是否具有利害关系,通常从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是否会受到该行政行为的不利影响,其主张的受到影响的利益是否属于相关法律规范所保护的利益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

基本案情

2013年4月15日,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街道社区公共服务协会(以下简称广外服务协会)出具《授权书》,同意将中国古建筑模型扎小样项目申报第四批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向西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递交申报书、论证报告及相关资料,并授权西城区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式对本项目进行宣传和推广,同意将提交的该项目所涉及的相关材料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宣传和保护工作。同年4月24日,广外服务协会作为中国古建筑模型扎小样项目的申报单位填写了《西城区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表》,本案原告袁某系申报工作负责人。此后,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组织了专家评审、网上公示等工作。经被告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被告)研究,同意将中国古建筑模型扎小样等28个项目列入第四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予以公布。原告袁某认为被告将古建筑模型扎小样列入第四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行为不具有合法性,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将中国古建筑模型扎小样项目从第四批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撤销。

裁判结果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的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以及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实物和场所。《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要按照国家有关评审标准对各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科学认定,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市及区(县)两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体系,逐步建立与世界“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相衔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体系。对于是否将某一项目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行使的是建议权。本案中,申报古建筑模型扎小样为西城区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单位是广外服务协会,原告袁某系古建筑模型扎小样的从业者和该申报项目的负责人。是否将古建筑模型扎小样列入西城区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不属于原告袁某的个人权利。是否将古建筑模型扎小样从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撤销,同样不属于袁某的个人权利,对其个人的合法权益亦不产生实际影响。因此,原告袁某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不具有利害关系,其不具有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资格。据此,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了原告袁某的起诉。经原告袁某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的终审裁定。

典型意义

本案系本市首例涉及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行政诉讼案件。我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不仅有大量的物质文化遗产,而且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存、保护,既需要相关国家机关依法采取认定、记录、建档、传承、传播等措施,也需要全社会的大力支持与积极参与。例如,根据《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认为某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体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大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的,可以向相关行政机关提出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建议。不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就某一项目应否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提出建议,并不代表其具有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确定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某一行政行为是否具有提起诉讼的原告资格,取决于其与该行政行为是否具有利害关系,而是否具有利害关系,通常从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是否会受到该行政行为的不利影响,其主张的受到影响的利益是否属于相关法律规范所保护的利益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

专家点评

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北京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教授金国坤:

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保存,是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需要。古建筑模型扎小样,是老北京的优秀传统文化技艺,久负盛名,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列入名录,有利于对这一传统技艺的保护和传承,是贯彻落实《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体现。原告对这一项目是否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并没有异议,而是对没有确定代表性传承人表示不服。这一类案件的发生,表明了人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视以及所产生的权利和义务的关切,对于宣传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具有推动作用。原告的诉讼主张也可以督促有关主管部门更重视在保护过程中严格依法收集代表性实物,确定代表性传承人。从司法角度说,作为行政诉讼的原告,应当与所争议的事实有利害关系,是否列入名录对其个人并不产生权利义务关系,法院的裁定使当事人清楚了起诉的条件,可以引导当事人采取适当的方式予以监督,维护权益。

责任编辑:津宁